浮修

杂食 随便写写
bg

【OP/萨克】Letter/信

-CP:Sabo×Koala
-架空


  今天,一如往常,萨波和克尔拉两个人因为是邻居所以一起结伴骑车上学。待到了学校之后,两个人把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并肩走向了教学楼。两个人并肩走的时候,克尔拉被旁边萨波的一句打破沈默气氛的「钥匙」吓了一跳。

  她停下脚步,开始在书包里摸索,「也是,早该还给你了,万一你又像上周一样放学玩失踪,那样由於钥匙在我手里,你的东西可全都会落在学校呀」,这样说著,她掏出了钥匙递给右边的人,可是却没人接。克尔拉抬起头看向萨波,只见他微微皱眉,「你的钥匙。」

  我的吗?克尔拉有些疑惑,但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储物柜钥匙递给了他。之后经过储物柜的时候,各自走向对方的柜子前,拿出钥匙,然后咔嚓一声,打开柜门。  

  然后一堆粉色的红色的黄色的有蝴蝶结丝带的信封就把克尔拉淹没到小腿。 
 
  ——不,当然没有那麼玄幻。

  但是今天依旧有几个从柜子门缝中塞进去的信封,随著柜门与柜子的角度加大,轻飘飘的飘落到地面上。

  克尔拉任命的叹了口气,把信封一一拾起来,说实话,这样的话,每天的清晨,还有不同的香气可以被她闻到。接着她走向附近的废纸篓。她看到了萨波,那个家伙靠在墙上低头看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只印有一株向日葵的信封,他刚才正低下头看着信封,不,从他放空的表情来说,应该是盯着信封的方向发着呆。哇,她真的没收到过这种东西,今天居然⋯!

  克尔拉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高兴,不过看向手里面厚厚的一叠,还是感受到了学生会会长和空手道社团普通成员人气的差距,切,真是惨淡的人生。


-


  瞧见克尔拉拿着一叠各式各样的信封走来,萨波抬起了头,笑着问「要看看内容吗?」克尔拉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於是两个人就动作整齐的把手里的可以信封托付给了垃圾桶

  「喂,萨波。」克尔拉抬起头看向一俩轻松的男生,「这样好吗?直接扔掉了,很残忍吧?」萨波从书包里掏出一盒酸奶递给她,「芦荟的。嗯⋯⋯我们是好朋友吧,所以说我不是拜托你帮我扔了吗?」克尔拉张开嘴正要说,却被打断了,「我不是也帮你扔吗,虽然不多,哈哈。」他把盒装酸奶放到她手心。

  克尔拉再次试图想说些什麼,但是她的目光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一个角落突然出现紧接著就离去的背影上了。空气中飘动的气氛,似乎能隐隐约约的听出了那个女生的伤心。

  那个女生⋯⋯应该是早早到校想看到萨波看到信的反应吧,不过她也许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个结果。克尔拉情绪莫名的有些低落,她叹了一口气。

  萨波却停下了要转身去教室的脚步,但没有回头。

  「有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对方清楚比较好吧。」他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也许是残忍,但是那样最好,如果喜欢的那个人不会有回应的话。」

  「嗯⋯」总觉得萨波似乎有什麼不对劲,克尔拉还是懵懂的点点头,萨波说的也有道理啊。似乎是感觉到气氛的奇怪,上课前的准备铃声忽然之间响了起来,而他们两个人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铃声结束,萨波忽然之间恢复了正常的情态,「啊啦,这些人写这麼多信是想说些什麼呢?真是无聊啊。」

  克尔拉有些疑惑他的明知故问,但还是回答了,「大概是⋯想要传达『我喜欢你』的心意吧?」这时候远处有个社团的同学向她招手,「那,我先走了?」这样说著,看到萨波点点头,她跑去朋友那边。

  「真巧,我也是呢。」

  这句话回荡在空气中,却再没他人听见。


-


  某个人上周去文具店买的印有向日葵的信封与信纸,还在他的书包里安静呆著。
  只不过,已经拆封。

-Fin-


----------------------
罗嗦的作者最后的话:
全文有种别扭的气氛(泪
其实讲的是单恋的故事。

评论(3)
热度(19)

© 浮修 | Powered by LOFTER